正文

重走多伦多潮爆的短小弄堂

(2022-07-01 11:54:14) 下一个

夏天老多伦多中产阶层,基本有父母那一代留下的Cottage。等孩子放假,离开市区。我们这一代技术移民,有Cottage的几乎没有,哪怕是年薪不错的,拥有几套房产。当然去短租的有,疫情让Cottage生意很好,而安省的Cottage大多数近湖,是安静的养性之地。

我宅家,后院也安静,早晨扫地读书,中午出去图书馆还电影,买燕麦什么,找个借口锻炼,顺便摘些邻居前院的浆果,收养韩国男孩的女主人说随意,是萨斯喀彻温莓。昨天绕远点,经过一家,第一次发现,桑葚树高大,而且修剪过,在前院与人行道间,像拱劵的绿色门,掉下来的黑色桑葚泼墨般写意在人行道水泥地。小鸟都来不及吃了,狄金森在诗“Deprived of other Banquet”里,把桌上最后一颗浆果准备施舍给知更鸟,我是得知更鸟施舍,在通胀年代。这样的摘吃,像小学一年级,跟着农村的同学去田间地头玩,一路吃桑葚。

晚饭后洗澡,头发还湿,厨师长说出门。我穿上新的阔脚MUJI亚麻长裤,系上我结婚证证明的小丝巾。这次是乘到St.George 站,走皇家音乐学院与皇家博物馆间的哲学小道,延伸至多伦多大学,出口对面是Queen's Park。其实离家地铁不过二十分钟,我们却不会特别来。估算,厨师长有十八年没有来了。公园里有不少挂牌的大树,认识一下,挪威枫树、白橡树、红橡树等等。一座大型的青铜像,是乔治七世骑在马上,他是维多利亚女王的儿子,也是印度皇帝了。这座雕像是从印度德里运来的。

公园里有加拿大诗人的雕塑,Al Purdy。我哪里听见过,回家做功课,他写过一首关于陆游的诗,有中文版诗集。公园后,就是省政府大楼,黄昏下的楼前广场没有集会没有游客,那几座青铜像又是述说安省乃至加拿大的历史。一座镇压西北地区原住民反抗牺牲的官兵纪念碑不远处,有几十双悼念原住民寄宿学校不幸的孩子。我说这几座青铜像都彰显了种族歧视的深意,可是我不会反对它们的存在,至少让我了解历史的真相。比如第一任Upper Canada 的总督青铜雕像,John Graves Simcoe。小D家租的第一套公寓在Simcoe街,原来就此Simcoe命名。另外前年看钢琴家古尔德的传记电影,古尔德小时候去Simcoe湖边Cottage,此湖也是总督为了纪念他父亲Simcoe命名。有意思的发现,作为生活在市区二十多年的居民,之前是空白。

我们转到地铁,到Bay站的南面出口上来,这里是Yorkville社区。一到Cumberland地面,听见Jazz乐,眼见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原来是TD银行赞助的为期十天的爵士音乐节。不少银发族,或夫妇,或朋友二三。厨师长对一位穿着鲜艳戴礼帽的黑人绅士打招呼,街拍了他。街对面的房子,半地下室也是商铺,我看着,想到上海新锦江瑞金一路旁长乐路上的下台阶的商铺。

这附近,餐饮众多,又有多家名品店,穿着打扮入时的行人不少,游客打扮的也不少。想到纽约苏荷区,想到香港兰桂坊,更想到上海新天地。有不少餐馆有露天座位,有好几家冰淇淋店都顾客进出不停。也有一位穿绿色印花连衣裙,粉红色凉鞋,挎大牌包的美女若有所思,好像在钓金鱼。

走到原是西奈山医院旧址,现在是Chanel店铺前,是一位十岁左右男孩子表演。他妈妈也有唱,他伴奏,不过他边弹边唱,气氛骤然像烟花爆竹升在多伦多的未央夜。一对八十左右的老年夫妇款款而来,个子矮矮的,夫人穿大红连衣裙,高跟鞋,先生西装,经过男孩时,放进二十元纸币在电子琴前的黑包上。老先生还鼓励了一句,慢慢跟上夫人。

我们重走了多伦多最为著名的小弄堂——Old York Lane,一百多年的历史,窄窄的,连接Cumberland Street and Yorkville Avenue。关于它的历史,网上都有,而我一向懒得把网上可以查到的写进博客。它的两边,或是餐厅或是广告牌装饰的墙,有的二楼餐厅露天座更为喧闹。这拥挤程度又像上海的田子坊了。

我们上一次来这弄堂,是2019年深秋,记得我博客里写过,我穿着黄色绒线衫。现在,它恢复了元气,人们几乎没有戴口罩,连老先生老太太们。以它散开的周边餐馆,倒是相对静了。见到不少豪车,比如一眼认出字的法拉利跑车,大红色。

我们走回家,经过沿线的地铁六站,期间走走停停,坐沿街有的座椅。我又念及住市区的便利,与厨师长说起在上海时,如果约朋友在淮海中路见面,回父母家与公婆家,要搭乘地铁或公车,不是那么方便,虽上海公交已经很方便。唯有住新天地酒店的三夜,觉得再晚都不必担心回程。

到家,把都市夜的喧哗关在门外,睡了一个好觉。

今早,又去了ROM,虽说是免费,却仍然要提前网上预定,排长队等有空出的名额。我们便离开了。好在来回不用一小时。经过旁边的音乐学院,又想到读的Munro小说提到,赶紧再按下。昨晚我在后面的木门留影。

日记里写一遍,再写博文,未免木乎乎了。然昨晚是蓝调之夜。坐在地铁站出口旁的大石堆上,宛如一只巨大的乌龟壳,石与石间的接缝像乌龟的壳裂缝。晚风凉爽,行人路过,手举冰淇淋筒,我问厨师长要不要买给你。他不要,拿出一罐可乐喝。我以前反对他喝饮料,那一刻也不说,还陪他喝几口。我有多少年没有喝可乐了呢?在八十年代的上海,可乐易拉罐,是重新回归的时尚,在老上海间隔几十年后。那封闭锁国到开放,长过这两年半的疫情了。

我们多伦多人,享受这样免费的蓝调,并欢迎远道而来的游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0)
评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老皮卡。所以你哥哥姐姐也很优秀,好学校好环境。我最后一次去向明,大概是1996年前后。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我不是,但我大哥和姐都是向明的:)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默默。就是近,反而懒得去逛了。不过出门还真是方便,便不会开车,没有驾照。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老皮卡。不得不猜测你原来是向明中学的吧,离得那么近的。
陈默 回复 悄悄话 大都市里这样有情调的地方最受欢迎,不论游客还是当地人都喜欢在这种有人气的地方吃吃逛逛吧。

你们住市区很棒,地铁一坐就可以好好享受夏日的都市风情。Enjoy!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新锦江瑞金一路旁长乐路上的下台阶的商铺是阿拉过去经常逛的地方,与我家仅一路之隔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neowangkkk。是呀,哪天浮出地铁站出口,对着对面街的商铺,一下子回到上海的印象了。我以前走过长乐路无数次,就是没有去那里吃过什么。除了再过去126路车站后的台湾小吃店。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花大姐。如果想感受都市活力,订市区酒店住一晚,也算为我们安省经济作贡献。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弄弄。怎么可能发生歧视。以后来多伦多感受我们这边的多元文化气氛,不完美,但有舒心的感觉。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Tobyd_妈妈。下面有码错你的ID。是会有机会。刚刚从附近一家独立咖啡店回来。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元亨利。多年前走到Avenue街,是很静,写“English Patient”的作家原来家住那里。你提醒我下次再走远点。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人真多,充满烟火气都市气,我们这里算乡下了!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一片祥和!昨天买冰激凌,我被店员歧视了一下,我老公大怒,吓得那人屁滚尿流的:)
neowangkkk 回复 悄悄话 “想到上海新锦江瑞金一路旁长乐路上的下台阶的商铺。“好具体啊,也勾起了我的上海情怀。那些下台阶的商铺我也一直好奇,曾经去过一间饭店吃夜宵,味道并不惊艳。但台阶真是有意思。
tobyd_妈妈07 回复 悄悄话 回复:‘è§???? ???è?¨è??è????? 2022-07-01 17:10:44
è°?è°?tobby_???????????¨???????±?????¤?????¤?????¤????é??????¤?é¤?é??é??è????°??????è????????è§??????°???????????????????????????????¤?????¤????è?·????????????????????¨????????????????????°??????’

**================**

有机会的
元亨利 回复 悄悄话 Yorkville再往里面走走,非常美的街道,非常安静,房子,树都很美,让人想起南京民国街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tobby_妈妈。在华人居住多的多伦多北面很多餐饮集聚地,会让人感觉回到国内。如果你有机会来多伦多,请你喝杯咖啡,在市区我熟悉的地段。
tobyd_妈妈07 回复 悄悄话 去过多伦多,没看到风情,跟着你的文字重新看一下:)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海风老师。今天是加拿大国庆节,晚上去旁边的小公园看烟花,估计去湖边看烟花人太多了。也祝七月四日美国的国庆节快乐!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跟着觉晓看多伦多的风情,很高兴你有时间看书外出看“野”眼。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