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在今年3月初我父亲去世的那天,我去了台北郊外五指山上的军人墓地,拜祭了祖父母的最后安息地。 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当时身在台湾,那是我出生和早年成长的故乡。我的家人在1990年代就移民到了新西兰,我爸爸是在那里去世的。对于那些疫情的旅行限制让我无法陪伴在他身边,我真是无能为力。 其实我也是出自于于一种濒死物种的感觉而去了那个墓地。 当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22-06-28 04:49:32)
有没有可能新的大国竞争时代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呢?今天那些发生在与北京多代人冲突的担忧都是基于对过去得到数据的线性推断,可以一直追溯到中国似乎有希望取代美国而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时代。然而,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对它曾经寻求与美国之间的竞争毫无准备。由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错误的管理,长期处于下滑状态的中国经济现在正处于自由降落的状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如果乔·拜登总统的亚洲之行(以他对台湾防御的评论,关于拟议的新区域贸易协定的公告,以及与对中国崛起表现出类似担忧的领导人的会晤)表明了美国持久性的全球实力,那么同时也揭示了同样重要的事实:北京未能将经济实力转化为政治主导地位,即使在自己的后院也是如此。 拜登今天结束了四方领导人峰会(包括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在内的安全伙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我原以为俄罗斯人是卑鄙领袖的受害者,之后看到的是他们在乌克兰战争的肆虐。
当年我父亲不是共产党员,但遵循共产党的路线,因此被称为“同路人”。记得小时候我一直陪着他给附近的同志们送《工人日报》。我家的装饰物之一就是挂在卧室墙上的约瑟夫·斯大林的肖像,直到1950年代威斯康星州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在美国各个角落广为人知地追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乌克兰战争无疑是一场人道主义的悲剧,但这并不是它引起世界关注的原因。毕竟,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门、叙利亚和其他国家也正在发生人道主义的危机。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这场战争可能是一个分水岭,也就是说,如果欧洲的政治和军事联合统一能够持续下去,就会创造出一种新的欧洲模式并重新定义全球体系的运作。第二个问题是中国的世界观是否会变成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中国的最新病毒的清零封锁,单独和累计起来,甚至比2020年初时武汉封锁范围还要大,当时人们对这种疾病知之甚少,尚未确定治疗方法,要有几个月才会有新冠疫苗,而现在的这种做法到底有什么意义? 上海目前的封锁和最近已放松的深圳封锁迫使4300万人滞留在家里并依赖政府提供的食品。这是中国迄今为止尝试过的针对全球经济的两个重要转口港最大规模的关闭。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2-04-04 05:01:28)
在国会联席会议上的第一次演讲中,乔·拜登只提到了中国四次,但几乎在演讲的每一行中都有中国的阴影。拜登说:“我们正在与中国和其他国家进行赢得21世纪的竞争。”他的助手们形容这位总统正集中精力应付来自于中国的挑战。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杰里米·戴蒙德报道说:“无论他是在讨论外交政策还是电动公车电池,总统总会提到关于中国的话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是现在世界的第一大事,大家都特别关注,WXC里每天有数十篇关于此事的博文,有军事方面,经济方面,也有政治方面的讨论,还有历史回顾等。 先谈谈从乌克兰危机对中国的影响。尽管中国不是与这场战争直接有关的国家,但中国政府正面临着一个关键的选择和挑战:第一,如何与俄罗斯建立战略伙伴的关系。第二,对长期持续保持‘领土完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6)
去年年底,当安格拉·默克尔(AngelaMerkel)还是德国总理时,我向她政府中最精明的外交政策思想家之一,询问了大家关于依赖于威权政府的担忧,和其政治阶层不愿重新考虑这些关系的问题。当时,柏林正准备开通一条来自俄罗斯的新天然气管道,而德国最大的公司正在宣布在中国进行重大的新投资。但默克尔即将离开德国政府。许多人心中的问题是,领导层的更替是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我们这一生中最有争议、最不受欢迎的奥运会已经结束 这个我们一生中最奇怪、最有争议、最不受欢迎的奥运会已经结束了! 为了奥运会的成功而与外界隔绝,每一步都伴随着对中国侵犯人权的质疑,在一个寒冷的周日的晚上,2022年北京冬奥会在中国国家体育场鸟巢终于结束了他们为期17天的离奇比赛。 我们从未见过像这样的奥运会。仅仅是因为它不是一个彻头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