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乱想,乱写

在世界行走中的随想和随笔,耕耘为一块自留地,送给自己,奉给天地,结识一起同行的伙伴们。。。
打印 (被阅读 次)

乱世,乱想,乱写

无系之舟,2022.05.29

     每一代人都是不同的人生!每一代人遇到了不同的年月,不同的灾难,不同的欢乐,不同的眼泪,不同的盛世,不同的乱世。。无论是横看还是竖看,都是不同的层理,就象是地质上不同的岩石被不同的地质变迁,或挤压,或切割,或辟开,或整合。。。每一个层理都呈现出一个时代的特征。

     我们共和国前后出生的这一代中,就算是其中的长者,对民国时代是基本没有个人记忆的。我们的人生到出国为止只是属于一个朝廷,然而,我们在这个单一朝代中翻滚了太多不可思议的潮流。。。

     我们童年时代对苏联的崇拜是很纯真的。我记得两件小事,少先队建队十周年在人民大会堂开会,会议后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个苹果和一个面包,我们大家兴奋地根本舍不得吃,一边看着当时的苏联画报,一边向往我们的象苏联一样的美好的明天;另外,当时我作为一个北京知名女校的一个普通学生,意外收到了莫斯科第一女中编号相同的同学来信,除了热情洋溢的词语,还夹一条在当时中国没有的乳色合成小纱巾。。。大家都很羡慕,而且因此对苏联少年的生活做了无数美好的想像,也引发我们读了更多的苏联文艺作品。我和她作为朋友保持通讯直到中苏彻底断交,我保留的这条纱巾在文革抄家时当作“资产阶级的东西”被没收了。。。

    小学时,我们也算参与了58年的大跃进,大炼钢铁,“除四害”的荒唐岁月,只记得放学以后,到处找废铁钉,恨不能搬动所有石块,找到被遗弃的一点点废弃的“铁”;还记得起爬到屋顶打麻雀“除四害”的狂热!当时太小了,只知道非常热闹,好玩,直到很多年后,才知道这些事不仅荒唐可笑,几乎至国民经济于死地!

    我自己的长辈经历了土改,三反五反,反胡风,反右,和平时期居然饿死了几千万人的旷世饥荒,,十年的文革,。。。当然,他们都是受害者。无数的运动,长辈们都很少谈起,就象我们并不会很愿意对孩子去讲文革,上山下乡这些往事一样,因为有一种对他们讲不清楚的感觉。

    毋庸置疑,这个朝代人为所掀起的最残酷,最大的潮流就是文化革命。文革是一场全民族的巨大灾难和悲哀,几乎毁掉了这个国家的一切,从经济到文化,从现实到历史。。一毁无余!然而也正是这场浩劫,这个D的“伟光正”的面具开始被彻底掀开,这个D 开始走下了神龛,让我们这一代人中的不少人认识到,共产主义/马列主义救不了ZG,这个D如果不改变,不仅救不了ZG,ZG只能在三千年的怪圈中不停原地打转;不幸的是,80年代的由胡赵所引导的真正改革的方向,被邓自身仅有的农民儿子眼界掐死,而邓将这个党从未改变的“皇权思想”,引到了靠着美国“纯粹挣大钱”道路。从中也可以看到这个D开始革命的初衷也不过就是他们自己能象地主资本家一样富有。这个过程中他们自己首先完全被钱腐蚀,同时他们在富有之后,还利用人性的弱点, 用金钱,渗透一套最腐朽的文化:对权利的崇拜,对人道的淡漠,没有诚信,以投机为荣,缺乏对科学创新的渴望。。。总之,他们用最落后的意识去腐蚀全世界,笼络了一大批“左派”!通过这次俄乌战争,全世界都看到了,在“全球一体化”中被单纯的经济利益腐蚀了的欧洲, 让今天世界的价值观和经济利益的交织变的如此复杂和扑簌迷霓!

     然而,某种意义上说,这个朝代更荒唐千万倍的是现在,当疫情从病毒发源地没有管理,而放逃出的人传播到全世界之后的两年多里,世界人们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历程,推进了科学,积累了经验,然而,现在居然在ZG这片大地上演的是病毒“清零”的惊天动地的宏伟梦,智商再低的人也不至于低到这种地步吧?作为一个年过百岁,有九千万成员的党派,这么多年来,没有成长,也没有任何进步,而只是这样一遍又一遍地领导和重复象“公私合营,反右,大跃进,大炼钢铁,除四害。。”这样荒唐可笑的低级错误!只能是他们本性和习惯使然,这也就是他们的宿命,这种荒唐也只能用他们的宿命来解释了!

     如果说自己又经历了另一个朝代的话,就是跨越太平洋的选择。胡的辞职,我感到了改革的终结,我选择了逃离这个朝廷,因为自感无力反对这样一个顽固不变,没有指望的D,但也不愿生活的那么“委屈”和他们共存!作为个人,几十年过去了,当初选择到太平洋彼岸学习,工作和生活,无论过程怎样的艰辛,我唯一没有想过的就是“回头”。的确,至今依然感到,到太平洋这边,这是自己一生中最明智的选择。太平洋彼岸决不是一个完美的社会,但是一个正常的社会,一个为了正常人建造的社会,一个努力向文明,自由和民主方向前进的社会。这样一个社会是为每一个愿意艰苦奋斗的人提供了基本的条件和道路,当然会碰到无数的问题(特别是移民的第一代!),但不会因为你的不同思维,你的不同见解而断送你的前途,你总可以自由找到适合你自己的生活,在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对于在D“无微不至”关怀下,连如何思想都要被管制的环境中长大的一代人,这是一个广阔自由的天地,自己对自己的一切负责,自己做自己的主人,这也许就是一个人能达到的最高境界!在美国和澳洲工作生活的三十几年,应该是我的生活中的第一个属于自己朝代了。

   我们的下一代,出生在七八十年代的交界,成长在改革开放的气氛中,如果他们被我们带到了海外读小学,或初中高中,从小很幸运地生活在一个正常社会。。。这是我们能给子女的最大的人生最大礼物!当然,我们的下一代有的不一定能很好理解和接受这份礼物,因为毕竟我们插队这一代和孩子的代沟是双重的,除了岁月的痕迹,还有国界的跨越。我们经历的时代是一个1950,1960到1980。。ZG巨变的年月,他们之中最多仅仅是文革后在ZG上过一点学,因此对ZG社会对D没有接触。。。

     还有一部分出生在七八十年代的属于我们下一代孩子,被父母送出来读书,留在这里,他们感到了彼岸社会的合理和舒适,不少把他们的父母---也是我们这代人接到海外安度晚年,但在国内经过了“疯狂挣钱”或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中产阶级父母们,往往对太平洋彼岸的简单安静生活不那么适应,找不到自己在这个社会中的位置, 这种漂泊游离的感觉的确是一种难解的窘境。

     而另一部分七八十年代和之后的孩子,在改革开放的年月中成长,发展,非常成功,他们带着自己的孩子,将自己移民到这边;他们是改革开放中,和“厉害国”同步成长的天之骄子,因此对西方是带有非常批判的眼光,相当挑剔;他们在国内多是高管级别的位置,是指挥别人分配别人做事的,对刚到这里因为各种原因需要从头作起,需要听别人指挥很不适应。。。而且更分裂的是他们在政治上依然站在原有的D和国家一边,可在实际上又要尽快拿蓝皮护照或者至少绿卡。。。这种“屁股和脑袋”不在同一条直线的姿势造成的尴尬也许是他们自己意料之外的。。。当然,这一代人成长的年月,可能在ZG都在埋头挣钱的年月,因此他们也许不知道思想管制的味道,对ZG还有相当的留念。我认识的一部分这个年月的孩子,采取了“脚踩两条船”的方式,他们夫妻双方只有一方加入所在地的国籍,或甚至仅仅孩子加入国籍。。能够充分利用“公民权”的作用,然后如果有需要或在这边被排挤,不顺利,还可以顺利回到大陆,他们这种选择会是如何结局?我们无权评论,只能说的确有太多的未知,但只是有一点可以确信,他们和孩子会有更深的代沟!当然,随时间的推移,他们一定能有不同的体会和想法。

     总之,我们的70,80后的下一代,因为社会的巨变而自身也经历的巨变,我所说的也不过是我比较了解一些典型的中产阶级的状况。但不管是以上那种,疫情和战争对这代人的影响更艰巨,更深刻,因为他们还在奋斗的岁月,他们是家庭和孩子的所有支柱,他们面临这个世界的经济重组和变革,面临在一个全新的挑战和机遇。。。祝福他们!

     至于我们这代人在海外出生正常成长的孙子辈,以往都总是愿意祝愿和希望他们一辈子顺顺利利,现在看来,每一辈人真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灾难,没有一代人可以逃脱!我们的外孙或孙儿们,在他们最活跃的儿童和少年时期,却被从正常的学校生活中搁置了两年半到三年!如果世界上的专制恶魔得不到很好的控制,还会有更大战争的威胁。。。可以确信的是,他们还是在一个相对正常的环境中,还是能成长得健康,愉快,得到良好全面的学校和家庭教育的他们,会得到一张很好的探索人生的地图,这也是上一辈能给孩子的最好礼物吧!期待他们!

     我们面对的疫情和战争,象一场狂风骤雨,把大地重新冲刷了一遍;乱世又象照妖镜,照出了一切妖魔鬼怪的的嘴脸;也象高强度的X光,将各国政府的“全部历史家底”都翻了个顶朝天。。。表面看上去,大部分世界是和独裁者在比武器,比科技,比财力,比策略;而实质上,拼的智慧,眼光和人心。两强相遇,勇者胜;两勇相遇,智者胜;两智相遇,德者胜!无论是疫情,还是战争,最根本的道理是相同的。

     乱世,从文革中的觉醒,义无反顾地到太平洋彼岸,到如今的疫情和战争,我感到我的大部分同龄人思考能力都在迅速提升,在短时间内,懂得了更多的人生,懂得更真实的世界,也会更认真冷静地对待生活。

     我们这一代人,以前总说我们没有赶上战争(意思是对全球有影响的战争),现在似乎“圆满”了,我们经历的人类的所有类型的灾难:旷世的大饥荒,旷世的残酷文革内战,尚未真正烟飞灰灭的旷世的瘟疫,正在惨烈拉锯中的影响全球,并终结了“全球一体化”的划时代战争!

     2020年2月,在疫情开始在全世界爆发时,我们刚刚从非洲旅行回家,那时一点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长久的旷世之灾,以为在下半年“暴风雨”就可以过去,再后来,人们大概是半年半年的欲盼,正当人们相当确信2022会要终结疫情时,年初就爆发了战争,和平了七,八十年的欧洲陷入了危机。。现在人们所有的推测只剩下一点是确定无疑的,2019年是之后也许8到10年内的最好的一年!

     小时候,不止一次听老人们说过“乱世”这个词,当人生过了中年,现在身处乱世,似乎才真正明白了一场乱世意味着什么,也才真的明白了什么叫乱世!

     想起美国总统罗斯福夫人埃利诺的话说:“我们在巨大的激流中,我们谁也不知道在哪儿上岸”。我们在还乱世中。。。

2022.06.29  乱想画上一个“;”(分号)?

 

 

 

 

 

 

 

梦回西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曌' 的评论 :
我忘了说,你的笔名非常有意思,可能会读的人不多,有幸我还知道这个典故,你是取其中“明&空”的本意?和你的照片风格吻合。
梦回西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喜欢!沉香岁月!我从心里知道我们的互相认同,因为我们所写所思,谢谢!
梦回西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喜欢!你的父亲的相册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是我们的父辈的足迹,太珍贵了!
梦回西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之初' 的评论 :谢谢阅读和认同!我们在国内的同类的朋友和亲人,真要作好保护自己的准备,前途莫测!
梦回西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曌' 的评论 : 你好,谢谢你的阅读!你的红月亮,荒原的照片给我留了深刻印象,又有很多佳作吧? 这样一个D的的真正宗旨和格局,怎会容忍明白人和正常人?他们之间是乌合之众的争权夺利,但对明白人和正常人,是会一致掐死的!想想,抗战时期投奔延安的知识青年,有几人存活?1949年决定留在大陆的知识界人士,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惨死,五十年代从海外归国的知识分子,除象钱这样的出卖灵魂和在军工业内的人外,又有那一个活得象一个正常的知识智者?这样的对待智者,ZG会能有科学的生产力?这样的环境,有怎么会有原创的活力存在?
梦回西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ananaeEggs'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阅读,CP的真正所有目的不过就是当上一个有钱有势的地主,最高理想就是做皇帝!因此他们是不会随历史而进步的,他们的所做所为,也只能是在这种水平上重复,你看看是十年的作为,和上世纪五十年代有什么本质区别?除了制造笑话,就是制造荒唐,只是老百姓永无真正做人之日。。。只是它们的牛马!
梦回西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谢谢蓝天白云,喜欢你的网名,也喜欢你对学英语的思维!特别要谢谢你读了我自留地的所有文章,你是告诉了我这个消息的第7个朋友!非常感谢你的同龄人的认同!在文城写点博客,好像当学生时做“家庭作业”交给读者,其实最喜欢的部分就是遇到能够同行的伙伴,能讨论问题的朋友,人生的一个极大幸运就是有能可以一起交流畅谈,讨论/争论的朋友,这是任何乐趣都取代不了的生活。有些遗憾的是,“快餐文化”已经将这种乐趣变得有些面目皆非了。。。但愿这不属于“九斤老太”的怀旧?!
梦回西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hniu'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建议,是的,我们这代人是人生短而路途长,在短短的六七十年里,每一个浪头袭来,都要呛死多少无辜的百姓,每一个大浪都是一本书难以描述的的惨烈,不过,象我们一样愿意再冷静回头看的人不多了。。。我最近一直在读俄罗斯赫尔岑的回忆录“往事与随想”,我悲哀地感到,历史就是供给人们遗忘的,这也是历史会不断的重复的重要原因。我简单地梳理这些事,不过是和还在一同行走的伙伴们的讨论和求得认同。
梦回西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hniu'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建议,是的,我们这代人是人生短而路途长,在短短的六七十年里,每一个浪头袭来,都要呛死多少无辜的百姓,每一个大浪都是一本书难以描述的的惨烈,不过,象我们一样愿意再冷静回头看的人不多了。。。我最近一直在读俄罗斯赫尔岑的回忆录“往事与随想”,我悲哀地感到,历史就是供给人们遗忘的,这也是历史会不断的重复的重要原因。我简单地梳理这些事,不过是和还在一同行走的伙伴们的讨论和求得认同。
梦回西藏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向田,这个D的荒唐是无法说完,你提得太对了,河南的银行案引起的灾难伤害更直接,它们已经完全有持无恐了!这是历史上所有独裁者灭亡前的极度疯狂!
歲月沈香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赞!
绿珊瑚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
心之初 发表评论于
当疫情从病毒发源地没有管理,而放逃出的人传播到全世界之后的两年多里,世界人们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历程,推进了科学,积累了经验,然而,现在居然在ZG这片大地上演的是病毒“清零”的惊天动地的宏伟梦,智商再低的人也不至于低到这种地步吧?

他要把國家弄成八卦。多保重。
发表评论于
不是没明白人,但如果说真话没好处,甚至带来祸害,人们就会附合权势,指鹿为马。
BananaeEggs 发表评论于
統治者爾然的胡思亂想,被奴才們追捧附和,而敢諫真言的學者們,早已在「引蛇出洞」中,被整死,流放,失蹤,所以才有了「畝產萬斤糧」的「大躍進」餓死四千萬公社農民和「全民大鍊鋼」造出百萬噸廢鐵,「打麻雀」破壞掉生態平衡。而最親密的接班人,尸體被俄羅斯人砍頭,堪比昔日宋朝所受到金人的恥辱,且至今仍然無法定案其罪,土匪賊寇豈能治國?只會被國際社會當成笑話看待。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在乱世中,能抱有清醒的头脑才是智者。很可惜,在中国,智者已经快绝迹了,不知道中国这个文明古国要走向什么样的荒唐,愚昧和反动。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我看了你的所有文章,你和我是同龄人,从这篇文章看,你是有自己深刻思想的人,期待你更多的好文章。
ahniu 发表评论于
分几篇文章就更好。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这个朝代更荒唐千万倍的是现在” -銀行不让儲戶取錢.........合法 ,儲戶要去河南取錢..........違法。古今世界都没有如此荒唐!
登录后才可评论.